民困 (Plight)

民 生 艱 苦 何 時 了, 政 客 知 多 少?
既 經 驟 雨 又 狂 風, 月 俸 不 濟 無 奈 肘 襟 中.
扶 貧 口 號 雖 猶 在, 惘 然 空 期 待.
三 天 愁 來 五 天 憂, 敢 問 穹 蒼 民 怨 幾 時 休?
(調寄宋詞虞美人)

Advertisements

大宅門( The Mansion)

想當年  大宅門富庶萬千
日日笙歌
   夜夜管絃
大片翠林秀山
  肥沃良田
熟了可可
 
香了榴槤
庶民田野慶豐年

只怪那叛逆子弟  挑撥離間
惹事生非
 玩火興煙

落得山河淪陷
 家園變天
 
管家的盡是江湖狀元
活現了狗和老虎配神仙

不學無術的當權
阿諛獻媚的有錢
成事不足的有人誇薦
做官做賊混愚賢

民生苦煎, 怨聲綿綿
終於兄弟鬩牆
 干戈相見

鐮刀不敵匕首 沙場飲恨哽咽
 

大宅門百廢待興  基業待建
無奈新來的掌門愚賢不辨
老天爺也瞎眼兒心偏
守本份的只落得輕賤
一伙傀儡千根線
一個瞇眼
 一個狂權
一個風花雪月
一個不食人煙

亂煞了兩年又炷盡沉煙
搾乾了剩下那幾文銅錢
處處殘花敗柳
   疑雲片片
問前程
 能走得了多遠
 

祈望今年春去夏來旭陽豔
青天在上
 有話直言
奸佞的莫羨
 忠良的莫嫌
該褒的褒
 該貶的貶
能幹的掌門無需期限
大宅門祈福必有緣

從今後  收拾斷井頹垣
換回個萬紫千紅開遍
朝飛暮卷
 
雲霞翠軒
滿青山啼紅了杜鵑
好叫庶民了卻個心願

思痛(Sore Memory)

熱流  寒流

兩股浪潮聲咆哮不休

激發出政海的厄爾尼諾         

風下之鄉從此進入多事之秋

為的只是盲從那指腹為媒的承諾

和狹義激情的沙文訴求  

  

盲從的陰差陽錯

促成貌合神離的短暫付託

婚紗背後隱藏幾許的紛爭

注定了長期的積弱

也勾劃出人性的險惡

華麗山莊依然冤魂幽幽

水怪造孽  寸草不留

看完一幕又一幕的愚人把戲

真叫人嘆息  叫人憂

不知是神奇  還是魔咒    

美麗的叢林竟然一夜間禿透

正是  三更風雨五更漏 

七家燈火八家愁

這時候  應該痛定思痛來綢繆

開彊闢壤  修橋築路

重整家園再創富庶州

但願今後弱駒變壯騮

人人安居樂業生活悠

有閑時  笑看池塘跛鴨相兢游 

老街 (The Historical Street)

沒有枯藤老樹和昏鴉

也沒有小橋流水人家

但見那條老街

歷盡滄桑  飽嚐風沙

渡過數十年的歲月

也有過鄉土風情的喜悅

曾幾何時  文化氣息的禮拜淪為滿街的銅臭

午後  只留下一片  髒亂的醜陋

醜陋的醒覺帶來刻意的妝扮

為你營造休閑的夢幻

你還沒粉墨登場

那淨末丑花臉已在謾罵喊喚

你被譏諷是半老徐娘

嫉妒的話道盡了風涼

老街變成政客角力的舞台

可嘆是同僚也上演鬩牆的悲哀

獨立廣場的老榕樹早已枯萎

禿鷹山下再也找不到小橋流水

歷史是老街烙印的痕跡

懷舊的情懷已變質成為詆譭

或許是那音樂椅的魔咒

讓人在權力的交替中變得更加荒謬

私人的恩怨洒成滿街的投訴

可憐的老街  依然無奈地  揹負著歷史的包袱

神話 (The Legend)

陰霾密佈  十里迷霧 

這天氣寒得有點邪

轉眼又要酬神祭天爺

神壇的燈火未亮

但見鴣蘇山外月影斜

生死難卜  迷離惑解

只怕過得了新年  過不了清明節

當年蝗蟲為害

敗了莊稼  毀了田麥

老佛爺許下誓言

叫壇主輪值朝天拜

一時驚天動地  神嚎鬼泣

撩得群蛙齊鳴  同聲共息

沒料到    平了舊時恨卻惹來新禍根

麥熟田黃蛙自肥  兄弟鬩牆燕分飛

牛鬼蛇神傾巢出  江山依舊人面非

雖說誓言鑿鑿  無奈禍福難定奪

這矛盾也該有個了斷

苦心收復的田地

經不起又一次的動亂

不知老佛爺心底下如何盤算

迷惑的天氣叫人心亂如麻

風雨過後  又不知花落誰家

嗚呼  流傳的依然是動聽的神話

驀然回首

田野邊  又跳來了一群癩蛤蟆